因抱怨防护装备短缺 英国医生也被下了“封口令”


黄浦区法院介绍,小宝出生后不久,母亲郑某离家出走,将小宝留在家中由外公独自抚养。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患多种疾病,外公对小宝的照顾也时常力不从心。直到一岁半,小宝因营养不良等原因仍不会走路。为此,小宝的外公多次向居委干部求助,希望能有人帮助照顾小宝。2014年,居委会在征求小宝外公同意后,安排了社区志愿者,轮流将小宝接回家中寄养照顾。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在众多热心人士的悉心照护下,小宝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成长。但随着一天天长大,小宝已到了上学的年龄,监护人缺位的问题迫切需要得到解决。

巴西卫生部已经将先前采购的4000万套包含医用外科口罩、手套和防护服的防护装备,以及16.6万瓶酒精消毒液分发到各州,供医护人员使用。卫生部长曼德塔表示已于当地时间3月31日再度预定3亿套个人防护装备,保障未来60天的抗疫需要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外公无力独自抚养,小宝一岁半仍不会走路

黄浦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由三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,适用特别程序开庭审理了该案。

新冠病毒在巴西的传播速度正在加快,从2月26日确诊第1宗病例到3月21日确诊数达到1000例,用时25天,但仅在之后的10天内(3月21日至31日)就新确诊了将近4000例新冠肺炎病例。

庭审中,黄浦区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到庭支持起诉。检察机关认为,郑某对小宝疏于照顾,经常去向不明,强制戒毒恢复自由后即失去联系,至今下落不明。期间,小宝由申请人抚养照顾,已形成稳定的抚养关系,因此建议依法撤销郑某对小宝的监护人资格,并由作为基层组织的居委会担任小宝的监护人。